澳门网上备用域名欢迎您!
全国服务热线:158-6646-1895

新形势下教育新闻的选题方向

 

  当前形势下,教育报道的重点应向哪些新的报道领域倾斜?教育新闻的选题角度应有哪些变化和转移?形成了哪些新着眼点?报道方针又需做何调整?

  要想“生产”一条好的教育新闻,就要在选题策划时,紧扣当前教育事业发展的大方向,摸准脉动,否则选题容易过偏、过窄、过时。把握当前我国教育基本方向时,质量和公平是两个关键词。

  经过30年改革开放,当前我国教育最基本的阶段性特征就是:进入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的新阶段,进入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新阶段。以农村教育来说,5年前,媒体还在连篇累牍地报道农村孩子“是否有学上”的问题,但5年后,我国农村义务教育保障机制已实现根本转变,有学上的问题已经基本解决,上好学的问题成为突出矛盾;也就是说,质量和结构的问题成为突出矛盾。

  总体上看,提高质量是各级各类教育的发展重点,蕴涵着丰富的教育新闻选题。如在义务教育方面,农村教育仍是最薄弱的环节,尤其是农村教师队伍的建设、生存现状、培养补充,素质教育如何结合农村和学生的实际因材施教,留守儿童的教育现象等选题,都非常值得媒体关注。特别是农村教师队伍建设问题,关系农村教育的未来发展,在农村学校硬件建设取得显著改善后,这一问题显得尤为突出。虽然近几年媒体关注过农村教师特设岗位计划、师范生免费教育等,但有影响力的、推动整个社会重视农村教师的报道还不多见。

  围绕“质量”,在职业教育方面,可以关注职业教育如何提高技能型人才培养质量?中等职业学校怎么面向市场办学?如何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就业能力等选题。在高等教育方面,可以关注高校创新人才的培养、高水平大学和重点学科建设等问题。

  除了质量,做教育选题时要把握的另一个关键词是“公平”。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提出:“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,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”。对媒体来说,这就是教育新闻选题的宏大背景,教育公平只是基本价值取向,围绕公平的教育选题其实很丰富。比如,财政投入等公共资源优先满足教育,教育资源向农村和西部倾斜,城乡、区域教育的协调发展,进城农民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保障,贫困学生资助等。

  教育质量和公平虽然不足以涵盖各级各类教育事业,但便于从大局观察具体教育问题,是当前形势下教育新闻选题和策划中应该把握的基本价值取向。

  由于教育本身规律性较强,导致教育新闻报道偏于静态,使教育新闻不太容易找到选题。但打破这种局限,也绝非难事,需要敏锐的嗅觉捕捉教育事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和新现象,并考量它们是否具有普遍意义和前瞻性。

  到哪里找新现象和新问题?我认为,头脑中要有“大教育”意识,注意挖掘大教育领域,找到教育现象背后与经济社会发展千丝万缕的联系,这也是做教育新闻的乐趣所在,切勿将教育报道关注的视角狭窄化,就教育论教育。教育本身极具复杂性,经济体制的深刻变革、城乡社会结构的变动、思想观念与社会价值观念的变迁等都深刻影响教育事业。

  经济社会领域的重大改革措施一旦出台,必然会影响教育发展,选题策划时就要有这种前瞻眼光。比如,刚刚闭幕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,我国总体上已进入着力破除城乡二元结构、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的重要时期。一篇题为《我国户籍改革驶上快车道》的文章称,这一论断为户籍改革指明了方向,作为城乡一元化主要障碍的现行户籍制度将在2020年之前得到实质性改革。今年是“户籍改革推进年”,各地出台的改革举措更密集,改革力度更大、层次更深。这项改革对教育发展产生的长远影响非常值得关注。我国的城乡户籍身份产生了各种差别待遇,如社会福利、医疗保险、基础教育等。城乡二元结构曾引发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入学和留守儿童教育问题,也间接影响到城乡间的教育不协调、公共资源配置不合理、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的问题,如今,要破除城乡二元结构,会对现存的城乡教育不均衡问题产生哪些冲击?户籍变化分别带给农村教育和城市教育怎样的新变化,产生哪些新问题?思考可更具发散性,为选题策划找到新的着眼点,提供更广空间。

  再如,今年10月19日,新华社受权播发《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,《决定》第五部分提出办好农村教育事业,里面就有一些亮点,如,完善义务教育免费政策和经费保障机制,改善农村学校学生的营养状况,重点加快发展农村中等职业教育并逐步实现免费,鼓励人才到农村一线,对到农村履行服务期的毕业生代偿学费和助学款,改善农村教师工资待遇等等,这都是教育未来发展的新思路,也是报道方向。

  教育新闻的行业性和政策性比较强,在选题策划时如果不够了解教育,或者对某些教育问题的复杂性和阶段性认识不够,选题有可能走了外行路子,立意偏颇或者错误。熟悉政策现状,学会分析教育问题,是教育新闻记者的基本功。

  各级各类教育的政策特别多,了解政策,记者才能判断选题是否有价值。“懂”政策有两种不同的懂法,一是“质”的了解,一是“量”的了解。先说“质”的了解,就是了解或者不了解这个政策,是否了解这一政策的前因后果、最新提法等,这个懂法相对简单。但如果不留心,还是很容易把旧闻当新闻。比如,2006年10月11日某报一条题为《湖北省出新招探索建立国家助学贷款代偿制度》的消息,这其实是一条旧闻。因为教育部、财政部已经在当年9月联合颁布了《高等学校毕业生国家助学贷款代偿资助暂行办法》,湖北不过是执行该办法,怎么成了“新招”?不了解政策,就会说外行话。

  还有一种懂法,是对政策“量”的了解,这种懂法比较难,只能靠日常积累,很是考验记者的功力。全国各地都存在同样的教育现象,当某个地区在具体措施上有所创新,反映这种创新同样是好新闻!这种懂法会帮助记者发现有价值的新闻线索,把教育新闻纵深化、专业化,成为一名教育领域的专家型记者。比如,有个新闻线索是说安徽改造义务教育阶段薄弱学校的,很多具体措施与其他地方无异,但有一处做法力度很大,这一点就被记者提炼出来,写成一篇比较好的消息。

  除了要懂政策,还要学会分析教育问题。教育事业经过数量和规模的扩张后,面临各种各样的发展难题。有的问题反映在教育领域,但产生的根源不在教育领域或者不仅仅在教育领域,比如,教育投入、留守儿童、教师待遇、大学生就业难等问题;有的是教育事业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问题,比如,民办学校问题、择校问题、高校扩招等问题;还有的是真正的教育内核问题,比如,课堂教学、学生创新能力培养、学术腐败等。

  在教育问题尤其是热点难点问题的把握上,切忌表面化,流于肤浅,要具有建设性。举例来说,2006年8月,北京海淀区叫停30多所非法打工子弟学校。多家媒体关注此事件,有些报道较为客观,有的站在同情困难群体的角度上,批判矛头直指当地教育管理部门,只局限于报道某所学校的艰难处境,没有考虑到取缔的原因、打工子弟学校的规范与监管。打工子弟学校是典型的教育事业发展过程的阶段性问题,涉及城乡人口流动、民办学校举办、城市管理等诸多复杂因素。由于这些私立学校单纯依靠个人投资,其教育设施、师资力量不合格,甚至校舍无法保证学生安全,有关部门对其进行整改和规范十分必要,问题的焦点在于如何妥善解决打工子弟就学途径,是依靠公立学校接收,还是加大政府对这些学校的扶助支持力度,加强监督管理,等等,这才是选题的立足点。

  不管是熟悉教育政策,还是分析教育问题的能力,就是要增强记者的行业内功,找到真正有价值的选题,找到有延展空间的教育话题,提高教育报道深度,这是教育事业走向纵深发展后,对教育新闻报道提出的必然要求,也是在教育新闻成为热点关注领域的宣传态势下,媒体增强自身竞争力和社会影响力的不二选择。(作者单位:《中国教育报》)